Life Style Journal Hong Kong

Gary Young 願為大自然與人類的溝通橋樑

              26f9bf_5699324a974e498daaa313e85df38690.png_srz_371_474_75_22_0.50_1.20_0.00_png_srz

來自美國的精油先鋒

誰是Gary Young?如果你在2013年之前提起這個名字,我也會像大家一樣摸不着頭腦,但經歷過去大半年後,我現在可以和你分享許多關於他的故事。雖然在互聯網的年代,只要你上網按幾個鍵搜一下便會知道有關他的來龍去脈,但我還是很想和大家說一說他。

其實話說Gary Young,更多時是在談他於1993年以自己的家族名字所創辦的精油品牌,直接就叫Young Living。在美國精油界裏,Gary Young這個名字無人不識,Young Living這個品牌亦可以算是龍頭,尤其是當大家所指的是比較高級講究天然的精油時,都必然會提及他們。

當然,Young Living並非唯一以高品質掛帥的精油品牌,但他們卻是比較早期起步的以therapeutic grade具有治療功效的精油定位品牌,之後還有於1998年由另一精油界活躍份子Paul Dean創辦的Native American Nutritionals(去年和另一擁有不少擁護者的Rocky Mountains合併),與及於2008年創立的DoTerra等等。只要你上網查閱,便會得出不出10個相類並經常為網友談論的名字。

雖然屬於不同品牌,但他們都有一些共通點值得我們注意。首先他們同樣來自美國,除了美國龐大人口構成相應市場,還有幅員廣闊便於種植原材料的關係,人們生活現代化的程度亦較普及,敢於接受傳統西方醫學講究科學以外的天然選擇,事實上,只要查閱精油的發展史,便會發現在其20世紀初便是在美國得到比較規模性及系統性發展。

另一個共通點便是他們都以生產100%具治療功能的天然植物精油為榮,意思是他們都只會採用最自然最完整的粹取方法,例如蒸餾法,從天然有機的植物提取精油,絕不加入化學物料,所以他們都夠膽向外宣布旗下產品能吃進肚子裏。還有便是關於銷售方式,他們都採取美國人發揚光大的直銷形式進行市場營銷,最多只設辦公室,絕對不設銷售店鋪。其實我從來抗拒直銷,起初接觸Young Living時亦有所顧慮,但可能拜互聯網革命所賜,人們愈來愈對直接向生產商購買產品覺得理所當然,而且由於網絡24小時的便利,亦解放了大家的時間和空間的約束,加上運輸的專業快速,直銷變得自然而然。

而且如果你要我挑選一個最適合直銷的產品類型,精油絕對名列前茅。因為它的本質是很需要使用過的人能分享自己的體驗,只要他 / 她覺得有效,便會很想介紹給身邊的親朋戚友,那種分享好東西的心情,早已超越了抽不抽佣分不分成的顯淺境界了。

當然,走筆至此,是要發出特別聲明,作利益申報,我家現時是Young Living的直銷網絡一份子,雖然名義上是我太太作登記人,但這樣和我是絕對有關係的,(我不像香港的高官般可以分得那麼開)。我們從2013年3月開始加入,不斷試用,亦不斷介紹給朋友,結果半年後已開始收到品牌寄來的支票,銀碼不是很大,但也叫做首嘗直銷的好處,感覺還蠻不錯,可能是我和太太都並非一心以此為事業,只是真心感到產品的好處,在沒有期望下,反而有種意外之喜。

接觸精油的兩個契機

也該說說我和Young Living精油發生的關係和過程,以至後來如何採訪了去年10月來港主持辦公室開幕的創辦人Gary Young。起初是太太在朋友介紹下開始使用,我自己則由於對直銷的看法和對產品認識不深所以抱持觀望態度。但因為聽說是天然精純的植物油的關係,於是我也陸續參加了朋友主持的分享會。

結果在分享會聽過很多朋友的證言,其中更有專業西醫親身體驗的解釋和用在自己病人的案例論述,我的興趣越濃,連隨購買了數本有關的書籍研究(我總是要透過書本來理解事情)。跟着在兩個契機後便開始了我自己的Young Living之旅。

第一個是和人體酸鹼度有關。話說自己亦由2013年2月開始,實行了每朝早一檸檬的飲食習慣。每天早上在實施了油拔法(一種源自印度傳統的保健方法),刷過牙後,我便會把一整個檸檬榨成汁液,加進一大杯水喝下去,除了為身體供應維他命 C外,檸檬的鹼度能幫助中和我們肉食酒喝身體的酸度,建立一個比較健康的微鹼環境。結果,雖然我不敢斷言是朝朝喝檸檬汁水的緣故,所以我過去10個月從未病倒過,但反過來看,過去10個月也只有朝朝喝檸檬汁水是我一直堅持的,中間只間斷過兩次,每次三數日。

跟着我便在Young Living的產品名單中見到Alkalime,呈粉末形狀,開水送服。原來他們亦會關注身體酸鹼度的問題,我特別感到親切,於是也就從它開始使用Young Living了。

同時出現的還有另一個契機,便是相信為Young Living最有名的產品之一:Thieves。你沒有看錯,這種合成式精油真的就叫「小偷們」。不說不知,一說只要大家上網搜查一下便有很多相關介紹,原來它是源於歐亞中世紀時的香料古方,當時因為很多人得到瘟疫橫死街頭,有小偷便趁機偷竊死者身上財物,結果被拘留後供出了不怕傳染的原因,便是他們根據一個傳統方程式,將數種香料合成後塗在身上才作不法行動,無往而不利。

結果這古方來到現代給提煉成極具殺菌功效的精油,更索性以小偷之名,以紀念和提醒大家,其成分包括丁香、檸檬、肉桂皮、油加利及迷迭香等。由這個古方合成的方程式,卻觸動了我本來一直留意的中醫藥理論,這個「小偷們」不就是另一種中醫藥方的呈現嗎?!它們的原材料不都是中醫藥依賴的大自然植物嗎!?

原來無論東方或西方,人類祖先對解決生活裏遇到關於自身的問題,最終都會向大自然取經。要得到這個看似簡單的結論,許多人可能老早就意會到了,我卻要繞了一個大圈才能到達,但遲到好過無到,我很感恩自己有這個機會和機遇,能夠遇上Young Living,透過了解他們的生產哲學和實際產品,讓我更加深信這數年一直透過和身體溝通的體會和在心裏慢慢成形的理論。

於是對Young Living的印象更好了。

溝通自己溝通大自然

 

我的邏輯是這樣的:大自然主宰了宇宙的一切,所以當我們遇到無論什麼問題,只要懂得和大自然溝通,便一定得到答案。而第一步,便是要和自己的身體溝通,因為身體其實就是自然,因為身體便是我們在世上唯一完全擁有的自然生態系統,除非你整過容或因病植入了外來物,不然至死一刻它都是全天然的(當然,大家吃進肚裏的化學物質或重金屬無從估計),同樣屬於大自然一部分。

數年前看了蕭宏慈著述的《醫行天下》上下兩冊,下冊還有副題叫「拉筋拍打治百病」,開始了拍打拉筋,雖然不算很勤力的實行,但也切實的得到好處,便是明白了要和自己身體溝通的硬道理。透過拍打和拉筋等和自己身體一起運動的過程,讓我愈來愈相信自己的身體,領教了它厲害的地方,便是它能自我調整修復的機制,簡單的說是免疫系統。於是漸漸更加認同蕭宏慈的看法,便是如果肯透過特定的運動如拍打拉筋和自己身體交朋友,我們根本不用依靠外來的東西,因為只要身體感受到你對它的關懷,它自然會告訴你怎樣做人,更會幫你搞掂很多健康上的問題。所以蕭宏慈從不主張吃藥,他從中國數千年養生經典《黃帝內經》所領悟到的是,身體出現問題的原因都只有一個,便是經絡不通,而拍打拉筋便是可以幫助我們打通經絡的不二法門,只要經絡能通,身體的機制便可以運行無阻,為我們找得健康的平衡。

經過這數年的潛移默化,我開始加入不吃藥的主張陣營,於是有去年初開始油拔及檸檬的習慣,跟着再遇到Young Living,便更加鞏固了我這信念。因為他們的產品堪稱包羅萬有,網羅了大自然裏許多不同植物,主要以單一精油,如檸檬或香茅,與及合成精油,如上述的Thieves,還有不同效用的內服選擇如補充劑或酵素等,我忽然之間像擁有了一個大自然原料倉庫,讓我可以隨時服用,以微調身體的失衡狀況。這便解釋了為何有今次的專訪出現。事緣Young Living終於來港開設辦事處,是繼日本及星加坡後在亞洲的第三個城市,今年則將在馬來西亞開設。為此Gary Young親自來港主持開幕典禮,並舉行講座。Gary Young當然是大忙人,所以便趁此機會在辦事處開幕當天採訪。

其實有關Gary Young的資料網上有海量,而且不乏具爭議性的,例如有些人指出他當年出道無牌行醫,質疑他的專業資格,但如果大家將這種事情放在中國,便會覺得很有趣,因為事實上,現在大陸應診的中醫,尤其是一些古法傳統中醫,大都沒有正式的牌照,像蕭宏慈亦遇到同樣問題。當然,我這樣說,並非同意無牌或非法沒有問題,只是我們亦要接受民間實際存在的現實,而且他們推薦給人們的東西都來源自大自然的植物,透過和Gary Young傾談,我很可以感受到他對大自然,對精油,對尋找更多可能性的熱情是沒法質疑的。而像很多公司或品牌開創者一樣,當初開始的原因都是從自身遇到的問題作起點。

Gary Young於1949年在美國愛達荷州出生,自小在農場生活長大,到17歲便開始加入伐木行業,成為伐木工人,數年後不幸因為一次意外導致身體癱瘓,後來在復康過程中機緣巧合下得以領略精油的能力,於是開始作深入研究,更遠赴法國跟隨傳統薰衣草精油生產商學習製作技術和知識,並把種子帶回美國開始自行種植,終於1993年正式推出自家精油品牌。在此之前的十多年,Gary Young一直自學及進修,從事另類自然療法。而在過去20年的Young Living發展裏,Gary Young最主要的工作並非業務經營,而是尋找嶄新植物、研發更好的蒸餾技術和到從美國開始,漸漸走到世界,在適合的地方尋找當地可以合作的農場,甚或自己興建。

 

LJ:《優雅生活》 GY:Gary Young

 

LJ:你對健康的定義是甚麼?

GY: 那肯定不是你在字典裏面能找到的。對我來說,健康是要把全部因素包括在內的,健康是擁有好的體能,好的情緒,如果你沒有這兩種健康,便不可能有我認為是最重要的第三種:精神上的健康。那是一個三方面都要平衡的概念,缺一不可。

LJ:在中國傳統觀念,我們時常提到平衡,像陰陽平衡。那麼對你來說,你是如何定義平衡?

GY:陰陽是另一種方法來談論能量,而我是很相信中國傳統觀念的陰陽關係,透過氣感的平衡,在東方傳統醫學觀念裏,當氣感能平衡,能量便能平衡,身體能在最理想的狀態下運行,有最清晰的精神狀態,然後可以倒過來影響心理狀態,向最理想的方向調整,結果是整體性得益。

LJ:在過去30年的精油工作,你最難忘的是那一刻?其實你在昨天的講座亦有提及,便是當年當你看到自己親自蒸餾提煉的第一滴薰衣草油出來時。

GY: 是的,其實我在昨晚和同事的晚宴亦有提及,我有很多很難忘的片段,基本上我覺得每一天的生活都有難忘的片段,像當我在厄瓜多爾發現了嶄新的不知名的植物品種時的喜悅,當我把它提煉並得到第一滴精油時,它便讓我想起了當年1989年提煉薰衣草的片段。而我第二難忘的便是當我得到認同,證實了自己一手提煉的薰衣草的質量竟然十分之高!

另一難忘又或你可以說是很有意思的,便是當身邊的人都說我是瘋狂的時候!我還記得1997年,一位我很尊重的導師到了猶他州參觀我的農場,他是法國一家薰衣草精油提煉公司的第六代傳人,是他教曉我最多關於精油提煉的知識。那天他在超過一千人的聚會裏說,「我經常取笑Gary在做的事情,說他瘋狂。但今天看過他提煉的精油後,身為老師的我卻變成學生了!」那一刻我很感動。

LJ:這些日子接觸過Young Living的精油尤其是合成的種類後,我開始覺得它們和中國中醫學裏所應用的處方有相通的地方,就像Thieves都是由一條古方而來,你剛剛亦提及很喜歡中國傳統文化,你有想過把中醫學處方作為未來發展的方向嗎?

GY: 我真正和中國傳統醫藥接觸的是前些年到北部的寧夏發現枸杞並將之發展成健康飲品的時候,我亦開始了閱讀關於中醫藥的書籍,發現自己好像很自然便被吸納進去,那些氣感和陰陽平衡等的概念,啟發了我亦要把這種平衡帶到我所生產的精油裏面,以達至一種和諧的境界。

像Thieves,我刻意改動了一些成分分佈,使之更傾向陰性,因為它主要作用為殺菌,如果精油成分太過平衡,便失去了某些能量,所以呈陰性後效果更佳。所以我雖然不是全盤以中醫藥概念作為提煉的根基,但也絕對受到其理論影響並應用在我的生產過程。

LJ:那麼我們可以說更陰性是指把Thieves的成分製作得更具酸性嗎?

GY: 你可以這樣說,因為酸性絕對是殺菌的重要指標,

LJ:所以目前為止你並未有像你起用Thieves的古方般把中醫藥古方放進品牌的生產線上?

GY: 我想說的是,以植物來計,我是不斷的發掘不斷的研究的,例如我剛在台灣找到一些之前沒有用過的植物,或在中國福州亦找到一些有趣的植物,還有不丹也有發現,我都一一在研究,並將它們和一些精油混合,因為加入特定的精油後可以放大它們的電磁能,或令到它們更容易被吸收。

LJ:如果讓我們把中醫藥和精油分野,前者一般都以曬乾了的植物入藥,精油則大多數在剛摘下來還新鮮的時候便提煉,兩者的分別在哪裏?你有試過用上曬乾的植物嗎?

GY:有些植物像廣藿香當曬乾後還是可以提煉精油的,另外我們亦發現有些植物當死去後能提煉出更多精油,所以你不單需要了解植物本身包括樹木花朵葉根等等的特性,還有土壤天氣環境等等許多外在因素,你還要了解它們來到並生存在這世上的目的,這樣你才能真正了解提煉出來的精油。

LJ:你對未來Young Living的發展藍圖是甚麼?你自己有了退休計劃嗎?

GY: 呵呵,我會說我妻子會希望我能退休!但回答你的問題,我並沒有退休計劃。我認識太多退休的朋友,當他們退休後便變得一無是處。而當我閱讀聖經時,我並沒有發現內裏有提及退休這個字,像摩西在百多歲時還在攀山!所以那是很好的例子。

我覺得還有很多事情等我去做,還有很多植物等待我去發現。而我很坦白的說,我認為這世上還有激情和能力去發掘人們需要的嶄新植物和事情的人太少,我們有太多安守本分甘於安逸的既得利益者,所以我覺得我到了150歲還是會繼續在尋找植物、種植土地及興建農場。

LJ:這次來香港開設辦事處,可以說是進入中國大陸市場的策略性決定嗎?

GY: 是的。我們覺得香港在整個亞洲是一處很具策略性的地方,但亦是一個非常貴的地方!我們會否在香港得到更大發展?我覺得肯定會,我更認為香港是一個重要的跳板,讓我們進入附近其他國家或城市如台灣、泰國、韓國或越南等。

LJ:那麼中國大陸呢?是否比較困難?

GY: 也是的,畢竟中國是一個非常不同的市場,有不同的哲學和價值觀等。但Young Living也不單一個直銷概念的品牌,我們還有機構性的目標顧客群,例如醫院或治療中心等。而我為Young Living訂立的目標是進入世界每一個家庭,你不能單靠網絡營銷便能做到。所以中國大陸肯定是我一個很龐大的目標市場。而我和國內許多單位的關係亦很不錯,因為這些年我一直在不同省份進行項目研究。

LJ:那麼Young Living最有可能進入的大陸城市是那一個?

GY: 我想該是北京吧。

LJ:你最喜歡的中國城市呢?

GY: 我會說是銀川,寧夏自治區的首都,因為他們擁有中國最古老的生活文化,充滿歷史感和特別的能量。

LJ:你相信上帝嗎?你認為宇宙的根源是甚麼?

GY: 我相信上帝,不然我今天不可能還生存在這世上。每一件我做的事情都以他為先,他是我的朋友,我的夥伴,我的生意顧問,我的一切。他是這宇宙的最終根源。

LJ:那麼你是何時開始有這樣的覺悟?有一個啓迪的時刻嗎?

GY: 那是一個進化的過程,是透過一次意外,一次讓我癱瘓的意外,自此我真的開始和他發展了關係。在這之前我不是很投入宗教,我們只是被告知要相信上帝,但我和他從來沒有發展出一種關係。

LJ:我很想知道你每天的生活和工作流程是怎麼樣的?會用甚麼精油?

GY: 在一般的日子,我通常早上5點至5點半便起床,第一件事情便是到浴室塗精油,其中一種是clarity,然後highest potential,跟着便去健身室,做一至一小時二十分鐘運動。當做完運動回來,我會開一些蛋白質飲品,喝完後才洗浴,之後我會塗精油,尤其是背部,並為腳部按摩。

跟着我會刮鬍子,再塗highest potential,像今早我並塗了gathering、present time和sacred mountain,當作古龍水或鬚後水,然後我會根據當天的情況和心情再塗其他精油,像今天我要接受採訪,我便會塗上clarity和brain power,或者塗上acceptance,希望影響你令你接受我呵呵!如果我要去一個重要的會議,需要進行談判的,我又會塗相應的精油,以給我相應的能力。

跟着我便吃早餐,開始一天的工作。我會吃一些補充劑,一些酵素,還有每朝早餐都喝ningxia red。I live on what I make。我沒有一天不用我生產的東西。至於日間由於通常在外工作例如在實驗室或在工廠甚至農場,不太方便把精油帶在身上,所以一般我都會等到晚上回家時才算。

而在家我們有9個精油diffusers,起碼3個全天開動。我們還有3個burners,內裏放了frankincense,亦是每天開動,因為我們都無可避免地活在污染的環境裏,而且我們有兩個孩子,一個9歲一個13歲半,所以我們都盡量想把家居環境保持衛生和健康。

其實晚上回到家才真正開始我的工作,當我的孩子在做功課學琴時,我會對着電腦回覆電郵處理公司事務。然後晚一點我們會到家裏後院玩不同的球類運動。有時如果孩子有很多功課,我會自己騎馬走進山區,那是我能找到寧靜的方法。我一日大概工作14小時。晚上11至12時便會上床睡覺。

理想地我最喜歡晚上9時上床,早上4時起床,那是讓我狀態最好的時段。但我的太太很晚上床。事實上,很多時候父母要等到孩子上床後才能真正有自己時間。這時我太太會做家務,我則會進行我的藍圖設計工作,因為我是自己設計蒸餾裝置,還有許多農場工具等。

LJ:如果讓你重新開始,你還會選擇現在的工作嗎?

GY: 那是一條很好的問題。我會答說,是的。我做過很多工作,但這個提煉精油的工作,幫助人們從大自然得到有效的治療方法,是我覺得最有滿足感及成就感的工作。這些年我遇到無數次用過精油的人走到我面前向我說多謝,那種回報,那種讓你覺得你在做着的事情,能夠在某些細微的地方改善了人們的生活,是金錢不可能買回來的開心快樂。
而當他們說多謝我的時候,我更想說的是應該多謝那些大自然恩賜的精油。30年後,每次得到這種表揚的滿足感絲毫沒變就像第一次一樣。

LJ: 你在講座裏有提及興建農場,你會根據甚麼條件決定怎樣在哪裏興建一個農場?香港有可能嗎?

GY: 一般傳統的做法是尋找適當的土壤氣候環境等,但我不同,我是先找到有趣的植物,然後才考慮外在環境因素。我是盡量想在接近植物的原產地進行種植,但有時當地客觀因素並非最理想,所以有時我們要自己創造一個農場。
而香港我認為不大可能成為我理想中的農場,因為污染頗為嚴重,但我還未有機會去過香港的郊外,有人和我說哪裏很不同,但我不知道。

LJ:你會想人們如何定義你?農夫?精油專家?還是其他頭銜?醫生?

GY: 嗯,“A man on a mission for God”。 我希望不是一種具體的形容,不是人們給你的身份。(就像昨天你在講座裏說的,你是一道橋樑,是把神給這世上的好東西帶給人們的橋樑?)你知道嗎?我此生很希望能成為人們能學習的榜樣。我們都生活在一個充滿假大空的世界,年輕人很難找到能夠仰慕並學習的榜樣,我不是想要他們崇拜我,我想指出的是這世上還是有些人能知行合一,以上帝希望我們能進行的形式生活。

我更不想人們覺得我是醫生還是博士甚麼的,我希望他們會因為我是誰、有什麼貢獻而喜歡我。

和Gary Young傾談過後,我得到最大的啓示,正如他自己所言,他不是他,他不是Young Living,他只是一道橋樑,負責把上帝賦予我們這世界的好東西,透過聰明而完整的方法,整理並傳播出去。

所以大家在看過這篇文章後,我希望你們記得的不是Gary Young,更不是Young Living,而是大自然。如果你還未相信大自然的,請開始相信。如果你還未和自己的身體,那個小小的自然溝通的,請開始溝通,我很相信,你必然會找到很多生活裏遇到的問題的答案。而精油的作用,是為大家提供來自大自然一個比較精華的濃縮的原材料,讓大家在和自己的身體溝通時,起着某些調節潤滑加速的作用。所以無論是Young Living,或是Native American Nutritionals,或是DoTerra,或是其他品牌,只要是擁有良好信譽及記錄的,產品優良的,都可以是大家的選擇。
當然,如果懂得依着這條線索思考的話,最終我們還是應該只需透過吸收大自然最天然無害的食物,透過鍛鍊和自己的身體溝通,來得到一個健康而快樂的生活。對吧!?

這次我能夠遇上Young Living,當初便需要像太太朋友這道橋樑,她便是Joanne Kan,雖然不是香港第一個用Young Living的人,卻肯定是將之發揚光大的關鍵人物,為此她更建立了一個網站,名為healthyhands.hk,如果大家想知道更多道地有關精油的信息,例如有關以上提及的精油背景,特別是和孩子保健有關的,都可以到網站瀏覽,你可以看到已為二女之母的Joanne的珍貴經驗分享。

(文:Peter Wong 圖:Leo Chan(人物))

 

特別鳴謝 : 香港信報 《LifeStyle Journal 優雅生活》

http://lj.hkej.com/features/article

http://static.hkej.com/lj/ljmag/LJ110/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